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生命的温馨指示
2017-09-30 16:34:42 来源: 作者:杨世龙 【 】 浏览:1618次 评论:0
生命的温馨指示
 一

    上天在缔造万类之时,是按照一个简朴的法则——阴阳二性进行的,并给其安排了明确的指示物。故宏观空间天在上为阳,地在下为阴;有情世间人为男而阳为女而阴,花、树、鸟、兽、虫、鱼为雄而阳为雌而阴。在科学的洪荒时代,智慧的炎黄先人,正是从自然诸多的阴阳二维指示物中,敏锐地领悟到宇宙造物伊始的基本法则和生命繁衍的唯一质因。由是,中国早期最朴素的辩证法就是以阴阳立论而生成一派。简朴的阴阳思想后来又衍生出五行学说,共同构建了人类早期的宇宙图式,推演并解说了自然万象的深邃成因与迁变秘籍。

     “阴”和“阳”是事物内部两种互相消长的协调动力,老子则依据此说来构成世界概念:“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阳”。即使科学发展到了今天,阴阳二维仍在某些重大技术进步中提供了决定性的指示,如计算机的二进制就是典型例证。以此可知,阴阳不仅是人类社会的性别分类,而是千事万物移动与变化的基本法则。

 二

       天乾地坤,天盖地载,是宇宙造物作出的最大阴阳指示。而在地阴一维中,对于生命的指示象征则是那样的明确和温暖。其中,韶关的丹霞山则对这一指示作了深情的呈现。

        中国有大规模的丹霞地貌,紫艳夺目的自然胜景,为人类地质文明提供了明确的实物指向。故有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福建泰宁、江西龙虎山,以“中国丹霞”之名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一种自然地貌或景观,被注入文化的精卵,既强化了其自身的文化价值,更凸显了精深的演进内涵。     

       丹霞地貌的发育始于中生代侏罗纪至新生代,那时太阳系虽已度过最混沌的天创地造阶段,但地球上的高级生命形态尚未生成。裸子植物及爬行动物(如恐龙)为当时动植物的最高代表。由于这一时期地球造山运动频繁,加之新生代后期第四纪冰川的长期作用,使得红色陆相砂砾岩地层经受剧烈的垂直节理切削、重力崩坍、流水溶蚀及风力侵蚀,从而使地表生成了形态各异、峰壑交错、柱墙对峙、嶂穴相幽的独特地质环境。大约在公元前200万年左右,我国的丹霞地貌发育业已完成,并基本保持至今天的形制。

       大约在公元前160万年左右,地球上的生命进化出现惊天动地的跃进,人猿揖别,早期人类从树上来到地下,向作为最高的生命形态迈开了坚实的进化步履。人类的产生,是自然界经过长期的精心孕育而达成的,期间的一些设计初稿及构思板画就遗落在大千世界的山水之中。这些初稿及板画,对人类的阴阳原初与繁育结构作了根本的指示性规划。

       我酷爱游历,酷爱大自然,而对诸多自然景观的亲昵中,丹霞地貌又成为我酷爱中的至爱。当走过龙虎山、游过泰宁,在春花怒放的季节,我来到了丹霞山。清幽的山水,耀天的赤艳,恢宏的形制,体现了中国丹霞地貌集大成者的风范。

       四月的丹霞山,已是春浓花繁景象。各色春树叶质油亮,各类春鸟音韵婉转,各种春草意气勃发。桃花怒放,灿若焰火,百合清幽,静若处女。我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这些春情春意的勾留,大步流星地朝阳元山景区走去。

       阳元山景区,因有阳元石而得名,也因其特别发育的石柱地貌而自成独立体系。我循着弯曲的山道拾级而上,一路晴树婆娑,春光旖旎。游客们且行且住,陶然怡然。忽然,一“雄风初露”的路标指示横在眼前,透过山石林木薄纱式的羞涩遮掩,举眼即见阳元石头角已露。当急速绕行挨近时,但见那赫赫阳元石神形毕现,傲指苍穹。这一柱冲天巨石,其形状不论是上部(头部)、中间乃至下部,与勃起的男性生殖器(甚至皮色、血管)都十分形似,惟妙惟肖,不啻为上帝神来之作。这阳元石头部北向玉女峰,昂然企盼,守望情笃,似是向世界展示阳性的刚烈,也似向异者宣示阳根的壮伟。据资料显示,此石高28米,直径7米,乃从阳元山的大石墙分离而来,已有30万年历史。三十万年的风剥雨蚀,它坚忍不拔;三十万年的昂首相盼,情贞不移。这似是上天造物时给地球生灵以神性的指引,亦是对生命繁衍以虔诚的尊崇。这种指引与尊崇,彰显了在生命进化历程中,雄性天定的坚决与执着,主动与担当。

    地有两极,性分阴阳,丹霞山不会残缺,造物主不会疏忽。这不,巍巍阳元,苦企相守的正是隔江颙望的坤元山,以及坤元山下那静卧待娶的“睡美人”。

      坤元山,座落在丹霞山的西北面,长约1300米,最高峰317米,其造型宛若一位横卧仰睡的少女。她头枕江流,足抵沃野,那俊俏的鼻梁、轻柔的酥臂、舒展的玉腿、高耸的胸腹,勾勒出了令人叫绝的艳姿媚态。

只是,这一约略的娇好山形,还未能完全体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造物界的神思妙构。阳元山的精到之处,是采用最简单且又是最概括的手法,将阳性的最高形式直接提炼并展示出来,藉以体现生命由来的一个极。那么另一极呢?人们不禁要问,也许人类的生命盟友其他生物也会发问。坤元山那朦胧幻化的曲线,也许只是一个“前言”,大自然也有“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

       不是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吗?那么,阳元石的一半就是阴元石了。阳元石在等待,丹霞山在等待,人类在等待,生命的原初秘示在等待!这不,在锦江之东、长老峰下,遮遮掩掩,羞羞答答地就藏有一个洞穴,它高10多米,阔4米多,形状酷似待字闺中的少女私处,故而命名为“阴元石”。又是一个高仿真之作,更是一个上帝的温馨赠与。这阴元石借浩荡锦江为屏,藉庄重“长老”为护,再覆以浓林修木、茂草长茅,体现了女性的隐忍、含蓄与深沉。这一惊世骇俗的天然缔造,竟然到1998年被一砍柴的农夫发现,真可谓姗姗来迟。大概是上天怕不规者性骚扰,抑或怕假道学者有意破坏,所以只等盛世才能显现。然而,要一睹这生命的幸福之“门”,还真得要历尽一番艰辛。当我泛舟涉水,走完坎坷的林荫小径,深怀着对母性的敬爱而面“门”肃立时,顿觉有一种慈柔之光笼罩着我,那些一切与母本相关的原始与引伸词义——大美、包容、柔韧、慈爱、忍让、隽永、内蕴……在这里得到了精确的诠释。

      应该说,天地造物,完成生命体系的组合是一大奇迹,而在这个宏大体系中有人类一族以高级状态与其分离,则是大自然的痛苦与得意。整个生命群体在实现自己族群向更高阶段进化时,既依赖各自的强盛繁殖力而勉力前行,又相互依存地携手共进,借助整个体系的力量完成筚路蓝缕的征程。正是因为生命群体的进化与生命个体的分娩同样的艰辛和幸福,故而生命原初的意识中,对生殖的扩张和膨胀力给予了宗教性崇拜,而生殖崇拜的概括性符号就是将阴阳生殖器作赤裸呈现并神化。人类进入到氏族社会,又由对生殖器崇拜生发出了艺术的萌动,故艺术的早期行为便是来自于对生殖器借助石与木的大量雕凿与供奉。艺术总能给人类以启迪和想象,在盛行的生殖崇拜过程中,人类自觉或不自觉地将对生殖崇拜逐渐应用到日常的生产生活,如茅房中心立柱、陶器陶皿、碓臼等。只是到后期,崇拜的生殖部位不再局限于男女两性的阴阳二器,男人的肌肉、女人的丰乳肥臀也进入了推崇的范畴,而那些制作也越来越抽象,其造型也愈加艺术与神形。

      下得山来,我幽思未尽,余绪缭绕。伟大的自然界缔造了神奇的丹霞山,神奇的丹霞山又孕育了伟岸的阳元柱、柔美的阴元石。丹霞山因有阴阳二元石而充满着生命的律动,阴阳二元石又因丹霞山的滋濡而更加勃然与隽美。阴阳二元石果真是造物原初的设计模块?不然,那由泥土与岩石凝合而成的一柱一穴,如何能精准地传达了生命来源那简单而又深邃的原旨,提示了生命成长中那最本质又是竭斯底里的诉求呢?于是,这次天涯远足让我明白了一件社会学争论不休的公案:无论是科学探索,还是人文关怀,抑或神主臆测,“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生命终极叩问,当尽在这丹霞山温馨的指示之中。

 

 

 

 

Tags: 责任编辑:吴奕成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感怀 下一篇从军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